思远陵

夜凉色 月未落 战歌愿醉卧
远征客 尽洒脱 杯酒醉凉薄

七指


她看着我,我继续道:“其实,我知道怎么从这里出去。但是,我们需要一个交易。”
她惊讶的看着我。我道:“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我知道,但我可以告诉你,我被这件事情卷入最开始的时候,我三叔教我的第一件事情,就和这个有关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