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远陵

待我半生戎马 许你共话桑麻

七指

我就这么送唐宋上路了,说实话,我说话的时候,浑身都是凉的。
在老家的老宅中,我在三叔之前住的那个房间里,看到了三叔小时候和我玩的洋卡,当时的我是真的天真幼稚,以为三叔教我那复杂的游戏,真的只是一个游戏,这一次打开三叔的抽屉,发现那些老卡片发黄的躺在抽屉的最里面,捆着的羊皮筋都失去了弹性,我才意识到有些不对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