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远陵

夜凉色 月未落 战歌愿醉卧
远征客 尽洒脱 杯酒醉凉薄

七指


七指不是玩小机关的,他更擅长心理的建筑,也只有这样的设置,才能让汪家人忌讳。
“你觉得活着美好吗?”我摸了摸唐宋的头发,在她面前扬了扬手里的烟:“阳光,下雨,天暖,天寒,早饭,啤酒,各种颜色,你觉得这些东西对你来说有价值吗?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