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远陵

夜凉色 月未落 战歌愿醉卧
远征客 尽洒脱 杯酒醉凉薄

十年

胖子的头发鬓脚有些白丝了,但是他的气息一点都没有变化,而我变了太多。

不管怎么说,已经经历过这一切的人,是不可能错过这一刻的。

“走了走了,别矫情了。”胖子拍着我,“你得努力找回你以前的感觉,这是最后一次了,咱得开开心心地把这事给办了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