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远陵

夜凉色 月未落 战歌愿醉卧
远征客 尽洒脱 杯酒醉凉薄

十年

即使到现在这个时候,这帮人仍旧有时候会犯错误,这么密集的军队在这里集合,太引人注目。

有多少人了,我真的记不清楚,这十年里所有在我身边,愿意帮我的人,全部都在这条路上。这就是吴家小三爷的全部身家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