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远陵

待我半生戎马 许你共话桑麻

十年

“出发,我们去个凉爽的地方过这个夏天。”我把对讲机丢回给哑姐。

车队马达轰鸣启动,胖子看着窗外,我的手机响了,拿起来,是小花的微信。北京和长沙的车队已经先开出了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。揉了揉自己面无表情的脸。

十年了。

评论